志效花了一年半的時間,才徹底相信,子瑜已經不愛她,心向ELKIE了。


 

起初,子瑜不再對她予取予求時,志效問過,子瑜的回答是:「我該學會節制了,不然歐逆會很辛苦。」


 

爾後,子瑜跟ELKIE出去的時間越來越久,頻率越來越多時,志效也問過,子瑜回答:「工作越來越多讓她壓力很大。」


 

後來成員們開始發現,子瑜不再對志效呼來喝去,發現她變回原來獨立自動的忙內時,子瑜是這樣回答的:「我已經二十歲,應該長大了,不能老是撒嬌依賴志效歐逆。」


 

接著,志效發現子瑜不再秒讀她的簡訊,但很常跟ELKIE傳訊聊天。子瑜敷衍答道:「雙方都是打中文,她比較順手。」


 

不久,志效和成員們發現,子瑜不再做等門的事情了,理由是行程太多,她真的太累了。


 

然後志效發現,子瑜變乖不再幫她買這買那時,把卡片歸還給她,結果子瑜開始把錢花在給ELKIE買禮物上。


 

近一、兩個月,子瑜的夢中喚的名字,不再出現其他成員也不再有志效,永遠都是ELKIE。哪怕和志效歡愛時,那深情款款的眼神依舊,也再暖和不了志效的心。


 

不願失去子瑜的志效,開始出現緊迫盯人、奪命連環CALL和查看手機等不信任動作。


 

使得子瑜對志效的態度,變得非常暴躁易怒,很討厭跟志效相處在一個空間,覺得志效太過黏著她,干預她的自由。


 

成員們全看在眼裡,卻也無愛莫能助,如果子瑜真的變了心喜歡上ELKIE,她們還真沒立場多說什麼。


 

因為礙於合約志效從來沒給子瑜名份過,她們反到經常聽ELKIE在電話裡大方的稱呼子瑜是親愛的、寶貝或者老婆。


 

這種情況,一直持續到公司禁愛令已經過了兩個月,子瑜卻遲遲不對志效表示什麼的情況下,志效心灰意冷的覺得,她們之間的感情就快涼涼了。


 

今天是2018年12月28日,K台的歌謠大祝祭,也是SANA生日的前一天,志效準備等過12點,幫SANA慶生過後,就私下跟子瑜攤牌。


 

要是子瑜真的選擇了ELKIE,她接下來去日本的行程,她將不願再跟子瑜同房,徹底結束這段不清不楚的關係。


 

要是子瑜仍舊選擇她,她們就正式的交往,別再躲躲藏藏。


 

「在想什麼呀!」此時子瑜溫柔的嗓音突然響在耳邊,因為靠得太近,她呼出的氣息都輕噴到了志效的脖子上。


 

「妳靠太近了,人家會看到啦!」志效耳根泛紅道。


 

「這有什麼關係,我跟自己女朋友親親我我,誰能管得著。」子瑜忽道。


 

「妳說什麼?」志效超意外道。


 

「妳不願意嗎?不要拉倒,就當沒聽到吧!」子瑜挑了挑眉道。


 

「周子瑜!」志效嚴肅喚道。


 

「這個可花了我兩個月薪水喔!足夠證明我的認真吧!」子瑜突然拿出一個用透明水晶製成的鵝蛋型圓盒,把它塞進志效手中。


 

「這是什麼呀!」志效看著這造型奇特的水晶製品一頭霧水,完全不知該拿它怎麼辦。


 

「唉!子瑜啊!志效那樣不解風情,最好是會開這種,自帶觀鑽鏡的戒盒啦!」一旁的娜璉酸到不行的爆雷道。


 

「歐逆妳閉嘴啦!」子瑜氣得跳腳道。


 

「觀鑽鏡?那是什麼?」志效扯了扯子瑜的衣角問道。


 

就見子瑜把那個戒盒上端一拉,就拉出一個小圓筒,指了指上面的圓孔,要志效邊輕轉著邊看。


 

志效拿眼湊近圓孔上觀瞧,輕轉圓筒的焦距,就看到一只絕對超過一克拉的橙鑽白金戒指出現眼前,全身都激動到顫抖起來。


 

「歐逆!快要上場表演了,妳現在可不能哭喔!妝會花掉的。」見志效感動到熱淚盈眶,子瑜故意逗弄她道。


 

「妳是故意的吧!非要在表演前,搞瘋我才甘心是不是!」志效又怒又喜的跳起來,狠啃子瑜的肩膀。


 

「啊~家暴呀!隊長發瘋了!開始吃人啦!救命啊~」子瑜痛到慘叫,在休息室裡跟志效進行一圈又一拳的追逐戰。


 

再次被餵了一嘴狗糧的眾成員、工作人員,全部眼神死。


 

成員們開始怒吃現場的果凍、零食和巧克力,想借此消消心中妒火。然後大家的臉色突然都變得凝重了。


 

*****

當天行程結束,團隊在後台給SANA熱鬧慶生了,幾乎每個成員都給SANA獻上BOBO (MOMO除外,老嫌棄了),當大家分食蛋糕沒多久後,就一個個倒下了。


 

「妳在蛋糕裡放了啥?」已經是半暈的MINA,看著全場唯一沒倒下的子瑜道。


 

「大概是麻醉藥吧!這得問憂憂歐逆(TWICE已離職經紀人)。」子瑜搖了搖頭攤手道。


 

「妳到底是站在哪邊的!」MINA恨聲問道。


 

「妳說呢?美神妳再撐著不暈,就叫天律不帶妳玩了喔!」子瑜說罷,也跟著昏倒在地。


 

MINA懵逼了!現在是啥情況!她到底該不該中這個計呀!可在她猶豫的瞬間,人已經失去了意識。


 

*****

子瑜的記憶站空間


 

當娜定MOSA志多彩七魂被率先傳進來時,都有些懵。


 

「天律!妳把我們的生魂全都拉進來幹嘛呀!」娜璉環顧四周後,問道。


 

「咦?志效歐逆跟彩瑛為什麼被關進小黑屋裡了。」多賢指了指眾人右手邊的兩個黑色小空間,志效、彩瑛正發了瘋的拍著牆向她們求救道。


 

「她們是滅世那邊的成員,當然不能跟我們待在同空間呀!要是打起來怎麼辦。」剛傳送進來的子瑜,出聲解惑道。


 

「歐麗妳來了!快跟我們說說,現在是怎麼回事吧!」多賢喚著子瑜前世的名字道。


 

「一年多前,滅世陣營給我下了冉遺魚的魚卵,想竄改我上輩子的記憶,並且利用ELKIE的美色來蠱惑我去滅世陣營。


 

不過我現在正帶著前世記憶做時空騰越任務,不僅沒有被她煽動,還反過來套出她們真身的藏匿之處。


 

可惜我勢單力薄,還需要各位主神動用真身前去搶奪或毀壞才行!否則2025年將會迎來整個銀河系的末日。」子瑜嚴肅解釋道。


 

「我怎麼知道妳不是真的被策反了!要給我們大家下套呢?」定延皺眉質疑道。


 

「妳們可以不信我這個地位低下的小妖精,但天律妳們還是能信的吧!讓她給妳們看看我2025年死後那七天,都發生了什麼事,妳們再來決定幫是不幫。」子瑜直接了當道,既已到關鍵時刻,也該讓成員們明白事情的嚴重性了。


 

要她費勁說破唇舌,倒不如她們親眼所見,親耳所聞咧!


 

「那就看吧!」剛傳進來的MINA,正好平靜的搭腔道。


 

「我才不要看!不管歐麗妳說什麼我都信!要我幫什麼忙,妳說我照做就是。」多賢抗拒道。她才不願再看到,未來跟歐麗生離死別的那一刻!


 

「那妳直接去CLC她們的宿舍,在ELKIE的房間裡有一個海螺,崔萊頓(彩瑛前世)的真身,就藏在裡面。因為妳沒有真身能動用,只有進海螺裡徹底打敗守護的意識,毀掉崔萊頓真身這個選擇了。」子瑜瞥了一眼被關小黑屋的彩瑛,很是無奈道。


 

「妳要我去毀了崔萊頓的真身!這跟要了她的命有什麼區別。」多賢難以置信道。


 

「怎麼那麼多廢話啦!到底看是不看呀!」娜璉揮手幻出一個長桌和九把椅子,拉著定延態度隨意的坐了下來。


 

「不這麼做,滅世陣營的人,以後也不會放過我們的,妳自己好好考慮清楚吧!天律!關燈放影片。」子瑜拍了拍她的肩膀後,對著天上打了一個響指道。


 

純白色調的記憶站立刻變黑了,整個空間除了那個超大的螢幕是亮著的,再找不到任何光源。


 

子瑜在第一幕畫面出現的同時,就順手把兩椅子推進屏障裡,要裡面一直在撓牆的志效和彩瑛乖乖坐下來看。


 

志效很生氣的勾了勾手指,示意子瑜進去,子瑜卻轉身不再理會她了。

 

    文章標籤

    TWICE 子瑜 ALL瑜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遇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