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多賢去CLC宿舍找海螺的同時,定延已經進了練習生宿舍的大門。

 

 

她在門口一跺腳!整個宿舍的傢俱就原地被震起10公分,然後又悄然落下。

 

 

定延很快就找到某間房裡,床底下的粉紅曲棍球球餅,化作一道流光鑽了進去。

 

 

一進邱比特真身藏匿的空間,定延就被堆積如山的粉紅愛心抱枕給迷了眼。

 

 

天呀!這些東西要是被MOMO看到了,肯定想搶劫回去,塞滿她倆的室友房的,好險這任務被她搶著做了。

 

 

當定延走到空間的正中心,就發現邱比特的真身,正躺在一個巨大的心形懶人沙發上。

 

 

馬上壞笑著,把她短小稚嫩的身子倒提起來,狂拍著她的小屁屁道:「邱比特表姑,快點起床囉!妳媽媽喊妳回家吃飯!」

 

 

邱比特的意識立刻閃現出來,騎在定延的肩膀上,胖乎乎的小手,邊勒住定延的脖子,邊尖叫道:「荷米斯(定延前世名字),妳這個沒大沒小的傢伙,快放開我的真身。」

 

 

「我就不放!妳勒得越緊,我就拍得越重,要是把我脖子弄折了,妳這個小屁股就不能要了。」定延說到做到,加大了打屁屁的力度。

 

 

「哇~快住手!妳是野蠻人呀!有什麼事情不能好好說!幹嘛一上來就打人呀!」邱比特發現真身的小屁屁,已經腫到兩倍大,立刻放聲大哭道。

 

 

「妳也太不經逗了吧!不過捉弄妳幾下,就哭成了醜八怪,我要是美神,也不想要妳這麼醜的女兒。」定延超嫌棄的,把哭得死去活來的邱比特意識,倒提在另一手上。

 

 

閉眼使出無視一切屏障,穿越空間邊界的職能,瞬移回到記憶空間站,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邱比特,塞進MINA的懷中。

 

 

「歐媽!荷米斯壞透了,她都欺負我啦!」邱比特的意識,一見到親媽,就委屈的哽咽告狀道。

 

 

「荷米斯!妳這是把我女兒怎樣了,怎麼讓她哭這麼慘呀!」MINA皺眉道。

 

 

「不過就打了一、兩下屁股嘛!」定延摸摸鼻子心虛道。

 

 

「這妳這也叫一、兩下,這都腫成什麼樣了呀!」特別喜愛小孩的娜璉,抱過邱比特的真身,細細查看後,也大怒道。

 

 

「妳光看我女兒這一直不能長大的身材,也知道她有不足之症吧!下手就不能有分寸些嗎?這傷怕是要阿波羅親來才能治得好了。」MINA瞪了瞪定延道,眼睛下意識的瞥了子瑜一眼。

 

 

「天律!快去通知太陽神吧!說美神有請。」子瑜不自在的翻了翻白眼,無奈撫額道。恢複記憶的她,是真的不想見阿波羅呀!

 

 

「諾!」天律恭敬應道。

 

 

「歐麗緹斯,妳很不喜歡太陽神嗎?」明顯感受到子瑜的抵觸,SANA疑惑道。

 

 

「呵!人家說醜媳婦總得要見公婆,不就是現在這種情況嗎?問題是妳又不醜,是在怕什麼呀!」MINA故意調侃道。

 

明面上是在幫子瑜解圍,實際上卻是在笑她和奧菲斯的姑姪戀。

 

 

「美神!智慧女神!歐麗是第一次見我父神!難免有些緊張,妳們別笑話她啦!」多賢的聲音突然響在眾人身後。

 

 

「咦?奧菲斯?妳怎麼這麼快就帶著崔萊頓回來了。」SANA見她押著哭哭啼啼的崔萊頓意識和真身回來,很是訝異道。

 

 

「我一到ELKIE的房中,就鑽到海螺裡,跟崔萊頓的意識音攻對轟呀!誰知道她的獸吼功那麼弱,不僅一下被我震散了,還受到我的哀音全力攻擊,現在哭到完全停不下來,我只能帶她回來想辦法啦!」多賢撓了撓頭無奈道。

 

 

「算妳有點良知,還知道給奧菲斯放點水。」MINA一邊哄著邱比特,一邊對頻頻掉淚的崔萊頓意識道。

 

 

「我本來就沒打算跟妳們鬥呀!滅世對我們海族也沒多大好處呀!」崔萊頓把她的人魚真身輕放在地道,真身可能也受到奧菲斯的哀音影響,正在掉下大顆大顆的美麗珍珠淚。

 

 

「這傷,看來也只有阿波羅能救得了!」娜璉搖頭無奈道。

 

 

片刻後,就在天律剛剛安置邱比特和崔萊頓的真身進入水晶棺時,整個記憶空間站突然忽明忽暗起來,眾人感受到明顯晃動,就像空間要崩潰了一般。

 

 

「奧菲斯!妳這個臭丫頭,快把我女兒的真身和生魂還回來!」海神突然用三叉戟刺開記憶站空間的上空,暴怒抓狂道。

 

 

MINA抬眼一瞪,三叉戟尖端不僅再無寸進,還反被推出去了大半。

 

 

「咦?姑母,妳不在帕福斯(位於中東的塞普勒斯共和國)的神廟裡,受當地人的祭祀供養,不在凡體裡待著,接收信仰之力,跑到這個小法寶裡待著幹嘛!」海神竭力定住三叉戟的同時,冷嘲熱諷道。

 

 

「宙斯!你再不出面管管你兄弟,信不信我立刻就把奧林帕斯山移平了,在把你雅典的神廟真拆成廢墟。」MINA也不接他的話,只是雙手抱胸道。

 

 

「姑母息怒!我這就弄走他。」一道威嚴雄渾的男低音,在空中迴盪,下一刻記憶站空間上空就恢復如初了。

 

 

「天律!宙斯把那傢伙弄哪去了!」MINA語氣微慍道。

 

 

結果屏幕立即閃現宙斯跟波塞冬在滿是殞石坑的平原上,用真身互毆的場景。

 

 

「父神這也太掉份了吧!」娜璉、定延捂眼不忍看。

 

 

「還好吧!用這種方式揍扁海神最痛快了。」SANA拍手喝采道。

 

 

「幹嘛在水星上打啊!不會去遠一點的地方嗎?要是不小心用了太大勁,讓整顆星球軌道偏離,直接送去太陽燒了怎麼辦!」MINA不滿道。

 

 

「美神您請放心,那星球被父神下了禁法禁制,在上面是不能動用神力的。」天律稟告道。

 

 

「原來如此,看這拳拳到肉的狠勁,宙斯想痛毆波塞冬很久了吧!」MINA興味盎然道。

 

 

「美神,火神和戰神闖進諸位凡體所在的休息室裡了。」天律忽謹慎回報道。

 

 

「看看。」MINA抬了抬下巴道。

 

 

畫面就出現「薑」和「BAMBAM」鬼鬼祟祟打開休息室的門,並將門反鎖了。拿出一個繪有蓋亞女神印記的黑彩陶香油壺,在整個休息室裡到處閒晃。

 

 

「變態!」娜定SAMI多子同聲破口罵道。

 

 

因為他們手上拿出的香油壺,是古希臘澡堂中,常見的盛裝香油容器。古希臘人洗澡時,有塗抹香油溝通神祇的習慣,希臘眾神覺得有趣,也會在自家澡堂放這樣東西。

 

 

這顯然是滅世陣營,從大地之母蓋亞的澡堂裡偷來的東西呀!實在太無恥了。

 

 

「這東西倒不是他們兩個偷的啦!是天后特別借來對付美神的。」崔萊頓的意識,坐在水晶棺裡,邊哭邊把自己真身流出的珍珠淚,一顆顆串成珍珠項鍊,還不忘爆料解釋道。

 

 

「喂!妳剛剛串的那顆太大了啦!這樣不協調耶!要整串大小都剛剛好,才能賣出好價錢呀!」趴在水晶棺邊緣監工的定延,對她挑剔不滿道。

 

 

堂堂海神之女,就這樣被迫淪落成串珠的童工,讓關在小黑屋裡的彩瑛生魂,也忍不住心酸唏噓了。

    文章標籤

    TWICE 子瑜 ALL瑜

    全站熱搜

    遇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